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原创】紫色的休止符------上篇(下)  

2007-01-21 00:28:1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委婉动情的述说了一个故事,在我的心上画上了一串音符”

 

         刘鹰回来了。

         

         在他的办公室里围着一群姑娘。原来刘鹰从广州带回了许多五颜六色的折伞,和一些小巧玲珑的电子表。

       

        临近下班时,刘鹰走进白雪的办公室。

   “送给你”他将手中拿着的一把粉红色的折伞和一块镶嵌在翡翠绿手镯中的电子表递给白雪。

   “无功不受禄,我可收受不起哦。”白雪笑着说。

   “其她的女孩也有的,我只是替你挑了颜色,粉红色比较温馨,适你。”

   “谢谢了,哦!是谢谢你挑的颜色,”白雪略带调皮地说着,接过刘鹰手中的那把粉红色折伞。

   “最了解白雪的莫过于我刘鹰也” 刘鹰俏皮地回敬着。

   “这块电子表是送给你第二十五个生日的礼物,六月二十八日,就是今天,没有理由拒绝吧。”

   “哇!你真有点像克格勃了,”白雪惊诧的说道。“好漂亮的手镯表!”白雪接过手镯表,“谢谢你记住我的生日,”白雪有点感动。

 

中午。

 白雪躺在床上,手里在翻看着琼瑶的小说“春漠漠,香云吹断红文幕,红文幕,一帘残梦,任他飘泊!

轻狂不奈东风恶,蜂黄蝶粉同零落,同零落,满池萍水,夕阳楼阁!”这是《几度夕阳红》中梦竹作的一阕词。

白雪完全沉浸于梦竹与慕天的情感故事中。

     

“白雪,白雪”窗外,刘鹰在叫着。

白雪从梦竹与慕天的情感中回过神来。

白雪走到窗前。

“什么事?”

“来比赛!”

“比赛什么啊?”

“听说你是乒乓球高手,和你一比高低,敢不敢?”

“你不是我的对手,不来。”

“没比过怎么就知道不是你的对手呢,不行!一定得来比。”刘鹰似乎用命令的口吻大声嚷着。

白雪知道,如果不去,他就会这么一直嚷下去。

 

白雪拿着自己的球拍来到球室,刘鹰早已摩拳擦掌,做好准备,看来他非要赢白雪不成。

白雪用的是直拍,基本上是以近台快攻为主,正面反胶,反面长胶。刘鹰没有自己的球拍,用的是工会买的公用球拍。

         

         左推右攻,练了几个回合,两个人的基本功不分上下。

    “你的基本功不错,训练过?”白雪问道。

    “没有,只是在学校时比较喜欢,打擂台经常做霸主,哈哈……,你呢?” 刘鹰笑着问。

    “小学就加入了校乒乓球队,有老师专门训练,初中、高中都是校乒乓球队的。”

    “哦,怪不得看上去很专业。”刘鹰说话间很专注地看了白雪一眼。

      

            比赛开始了。

第一局,两个人基本上都以快攻为主。白雪的反手位推挡很特别,迎球的上升期击打,前臂伴手腕外旋向前下方发力,力量大,速度快,直线和斜线落点远形成大角度。尽管刘鹰一米八的个子,但对白雪的快速、左右开攻的打法还是应接不暇。第一局以三分之差,刘鹰输了。

 第二局,刘鹰改变了打法,他发了个加力的下旋球,白雪用反拍轻搓一板,刘鹰抢攻,球出界。

刘鹰求胜心切,越打越急,频频失误,结果又输了这局。

“认输了,晚上请你吃饭。”刘鹰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说着。

“好啊”白雪笑着随意地应了一声。

 

下班的时间过了,白雪手上有点事,所以迟走了一会,路过刘鹰的办公室,“你怎么还没走?”白雪站在刘鹰的办公室门口问道。

“说好的,晚上请你吃饭”,刘鹰边收拾桌上的东西边回答着。

“你还当真了啊”,白雪笑着说。

“那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刘鹰笑着边说边走了出来。

“好吧,就让你当回君子吧。”

 两人笑着走下楼去。

 

 公路旁一家不大的饮食店。

“喜欢吃什么?”刘鹰问道。

“有鱼就行了,其余的你看着办吧”白雪爽气的回答道。

他们要了一个《酱汁鱼》外加二菜一汤,二瓶啤酒,边吃边聊着……。

“今天为什么会输球,想过吗?”白雪问道。

“水平不如你,”刘鹰答道。

“不对,你输在我的长胶上,你发过来的下旋球,被我的长胶轻轻一搓,改变了球的旋转方向,变为不转球了,而你却用攻下旋球的方法攻,球都出界了,打得太急了,没用脑子想一想。”

“啊!原来如此,吃一堑长一智,下回一定赢你了。” 刘鹰笑着说道。

 

 刘鹰掏出钱夹买单,白雪见里面夹着一张女孩的照片。

“是你的女儿?”

“是的,二岁了。”

“噢,你的爱人一定很漂亮吧?”

“凭什么这么认为?”

“凭你的眼光啊。”

“想知道我的故事吗?”

“当然”

他们边说边朝着公路对面的那片竹林走去。

 

“明月当空,林中漫步,听君叙故事。”白雪跳转身面对刘鹰调皮地说着。

 

刘鹰停住脚步,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徐徐吐出,烟雾环绕着渐渐弥漫。

 

“我高中的第二年就去了黑龙江的一个农场,一直到一九七八年,那时候农场的知青上大学的上大学返城的返城,母亲为了能使我早些返城,提前退休让我顶职,条件就是要我和老家的那个远房表妹结婚。她在老家镇上的一家卫生院当护士,奶奶生病直到去世都是她在照顾。我从小就随父母离开家乡,和她没有一点感情。按照家乡的习惯,我们先定了亲。

回来近一年了,但我和她之间怎么也找不到那种感觉,后来认识了单位机关幼儿园的一位幼儿教师,也是同乡。她能歌善舞,画画、弹琴、样样都行,乒乓球打得也很好。她常常到我的宿舍来,帮我搞卫生,洗被子、蚊帐,约我一起去打球,我们在一起相处得很好,也很开心。

我告诉她,我在老家已经定了亲,我必须回去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和她相处了大约有半年之久,我决定必须要和母亲说明情况,解除那个婚约。

 

我回到老家,和母亲说了我和幼儿教师的情况,请求她同意解除我的婚约。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母亲的态度是那样的斩钉截铁,除了那远房表妹以外,任何女孩她都不会接受。我愤怒之下掀翻了饭桌,离开了老家,回到单位,我告诉了她和母亲谈话的结果。”

“她怎么说?”白雪急切地问道,此时她的那股孩儿般的调皮神态一扫而光。

 

刘鹰笑了起来……。

 

白雪从来没有听见过这样的笑声!那么低沉,抑郁,从他那嗓子深处发出来,就象山谷中,岩石撞击岩石一样,充满震撼人心灵的力量。

 

刘鹰用那低沉的仿佛有些发颤的声音缓缓的吐出最后这一段话“第二天她在我宿舍的桌子上留下了我宿舍的钥匙和一封信,信中写道:“长辈的压力,我们无法抗拒,我走了,我带走的只是我身体的躯壳,我的心,我的灵魂永远留在你的身边,祝你平安!”

 

一场抗婚就这样结束了。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的穿进云垛,天空象被湿墨渲染过似的黑沉沉。

 

白雪看不清刘鹰的脸庞,但从他那急促的呼吸和发颤的声音中深深的感觉到,他压抑的心在宣泄。

 

白雪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在她看来如此幽默、如此潇洒的男人背后藏着一个如此撕心裂肺的故事。

 

“他委婉动情地述说了一个故事,在我的心上画上了一串音符。我欣赏他,我同情他,我甚至替他鸣不平。”

 

回到宿舍后,白雪在日记中这么写着。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