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原创】紫色的休止符-------下篇(上)  

2007-01-28 00:59:40|  分类: 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恋歌中--------我见到了她,心中的天平开始倾斜。 

到了秋的季节。

 

秋天带着落叶的声音来了,早晨象露珠一样新鲜。天空发出柔和的光辉,澄清又缥缈,使人想听见一阵高飞的云雀的歌声,正如望着碧海想看见一片白帆。夕阳是时间的翅膀,当它飞遁时有一刹那极其绚烂的展开。于是薄暮。

 

新基地的建设基本完成。学校、医院等的商业服务都已经开始。第一期的居民住宅楼已经住满了人家。整个新基地也已经有了热闹的气氛。

 

因为新的居民楼开始使用,在这段时间里,办公室里闲聊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XXX的房子分在X幢X楼,或是XXX的家已经搬来了。

今天,在办公室里白雪偶然听说刘鹰的家也搬来了,爱人调到了新基地的医院。

 

这一天,白雪的心里总是不能平静,似乎总觉得想做点什么,究竟想做些什么呢?

 

夜深了,夜色庄重而深沉,潮湿的凉气变换了午夜的干燥的温暖。

 

白雪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她拧开了床头的台灯,坐了起来。她想把自己的思绪好好地整理一下。

她在日记上这样写到:“我了解刘鹰,可是我不了解她。她在我心里始终是一个没解开的谜,我是不是应该去了解她,认识她?

我至少应该了解她的品行,她的为人,了解她现在的这个家庭。因为她毕竟和我扯上了那么点关系。

我想我应该这么做的!”

 

白雪弄清楚了自己心里想要做的事。

 

第二天傍晚,白雪照例习惯地在田野小路上散步。秋天了,田里的庄稼都黄灿灿、沉甸甸的。已经到了收割的季节。

 

通过昨晚一夜的深思,白雪的心情好多了。她决定今晚去见见她。

 

刘鹰家住在四楼。

白雪按响了门铃,只听里面传出一个非常嫩稚地女孩的声音“妈妈,有人来了。”此时,听见一个语气慢慢地,嗓音不是很响的女人的声音:“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开门。”

话音刚落,门就被打开了。

只见开门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显得有点清廋,一米六左右的个子,身着一件咖啡色的开丝米套衫。“请问,你找谁?”她轻轻的问道。

“这是刘鹰的家吗?”

“是啊,你是……?”

“我是他的同事,我可以进来吗?”

“噢,他不在家,不过没关系,请进吧。”

 

白雪走进了刘鹰的家,刘鹰的爱人指着客厅方桌旁的一张靠背椅说“你请坐”说完,忙着去沏茶。

 

白雪打量着这个家。

 

这是一座三间套的单元房,挨门是厨房和卫生间,两间耳房作卧室,一间带阳台的正房作客厅,室内虽不算宽敞,却收拾得很整洁,方桌上铺了块白底带深紫色粗条格的台布,台布洗得很干净。墙角的电视柜旁摆着一盆吊兰,翠嫩欲滴的茎叶直垂地面。看得出这家女主人是个勤快的、细心的人。

 

“你请用茶。”

“谢谢!我叫白雪。”

“噢,你就叫我惠琴吧。”

“刘鹰很少在家吗?”白雪问。

“是啊,他挺忙的,回家的时间很少,这不,分了房子,把钥匙往家一放,说是要出差就走了,他母亲怕我们分居两地,时间长了不好,托人把我调来这里。这才刚搬来没几天”

“噢,你一个人又带孩子又上班,还要操持家务挺辛苦的,你不怨他吗?”

“这些年下来,已经习惯了。不瞒你说,我们的婚姻是父母做的主,我们同龄,读书的时候,到了放寒暑假,他就会回到奶奶家来住些日子,带好多城里的吃的、玩的东西分给我们,人也长的帅气,那时候,我们镇上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都喜欢跟着他玩。从小我就很羡慕、敬佩他。”说起刘鹰,惠琴的话明显地多了起来,看得出来她非常地喜欢他。

“他对你好吗?”白雪轻轻的问。

“责任更多一点吧,不过他很爱女儿。”她若有所思的答着。

“为什么这么说?”

“他回来跟我的话很少,和女儿玩,和女儿在一起玩很开心。”

这时女孩跑了过来“爸爸最喜欢我了,每次回来都给我买好多好多吃的东西,还有玩具,还有图书。”

白雪把女孩抱到自己身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刘晶晶。”

“这个名字真好听,以后爸爸就可以常常在家陪晶晶玩了哦。”

“为什么?”晶晶似乎不太明白的问着。

“因为你的家搬到爸爸这里来了,以后爸爸下班就可以回家了啊”

晶晶明白似地点点头。

 

她们又闲聊了一会。

 

白雪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白雪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晶晶说:“阿姨再见!”

惠琴说:“有空常来玩。”

“好的,再见!”白雪一边回答一边下了楼。

 

白雪回到房间。她在今晚的日记上写到:“看上去她是个非常贤惠,宽宏的女人。任劳任怨。人虽然不那么漂亮,但也绝不难看。等刘鹰回来,得跟他好好谈谈。因为,以前在和刘鹰的交谈中,从未谈到过她。”

 

白雪拿定主意了。

 

几天以后的一个晚上,在白雪的办公室。

 

刘鹰昨天回到新基地,今天白雪约了他。

“我去过你家了,”白雪开门见山地说着。

“我知道,一到家,惠琴就跟我说了。调动工作的事和搬家的事都是母亲一手操办的,她是从这所医院的领导位子上退下来的,办这点事,对她来说是轻而易举。”刘鹰解释着。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这也是你母亲的一番苦心,想为你好啊。”白雪温和地说道。

沉默了一会,白雪又说道:“想不想听我说几句?”

“你说吧,”刘鹰回答道。

“我觉得,在惠琴这个问题上,可能是你心里有障碍,有个结没打开。虽然你比我长几岁,但有些事情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怎么讲?”

“因为惠琴不是你自己看中的,而是你母亲看中的,加上那一次抗婚,你母亲非要你娶她不可,你的心里一直有一种逆反情绪。其实并不是惠琴不值得你去喜欢,而是你从来就没有认真的和她相处,认真地去了解她,去发现她身上象金子般一样闪光的东西。”白雪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可能我今晚的话过于严肃,你千万别介意。你和她能共同拥有一个女儿,和对家里的那一份责任,应该说,你们的婚姻还未到绝望那种地步,你说呢?”白雪温和地说道。

“你今天怎么有点象个老大姐在开导我?” 刘鹰一边点烟一边说着。

“怎么会呢,我只是在帮你分析一下你的心理啊,说我象个老大姐,还不如说我象个心理医生好。”白雪笑着说。

“说真的,我觉得是你给自己的心上系了个结,现在家也搬过来了,相处的时间也多起来了,你应该试着去解解这个结。试试看吗,你说呢?白雪很温和地说。

     “我今天约你来,主要是想和你谈谈心里的看法,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白雪很诚恳地说。

    

        刘鹰盯着白雪看了好久好久。

 

“这些年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说过,我的心一直压抑着,我真的很庆幸拥有你这么好的一位朋友”

“其实,惠琴是个很不错的女人,善良、贤惠、宽容、而且谈吐也不俗,我第一次和她聊天,她对我说的都是心里话,真的很坦诚。你应该敞开心扉试着接纳她。”白雪很认真地说着。

“我这么做,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你能真正的开心,我不想如此幽默潇洒的你,心里有这么多的压抑和痛楚。”白雪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深情的望着刘鹰说道。

“明白你的心意” 刘鹰也很深情地望着白雪。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