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原创)走进沈园  

2013-09-06 11:52:24|  分类: 一个人行走古韵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绍兴是一个被水流环绕的千年古城。而绍兴在我心里边,最想去的地方还是沈园,可是每一次到了绍兴,沈园似乎都被放在了内心最深处,不想轻易的去触摸。故到过几次绍兴,沈园却迟迟未有踏入。

 今年六月的一个周末,我又一次被一种情愫促使去了绍兴。一早与朋友联系,不曾想,周末朋友也要忙于会议,(由于想给个惊喜故未提前通知),当然小聚也就打了水漂了,未免有些个沮丧。

       从梦江南酒店出来,便到了隔壁的绍兴越国文化博物馆及古玩旅游品市场转了转,走出市场,马路的斜对面,便是鲁迅故里(东门),大幅的鲁迅画像醒目的矗立于此。脑子里突然想起鲁迅之弟周作人的一篇散文《禹迹寺》里面有说“‘大中禹迹寺,在府东南四里二百二十六步。晋义熙十二年骤骑郭将军舍宅置寺,名觉嗣。唐会昌五年例废,大中五年复兴此寺,诏赐名大中禹迹。’这寺有何禹迹,书上未曾说明,但又似并非全无因缘,事隔九百余年,至清乾隆乙酉,清凉道人到寺里去,留有记录,《听雨轩余纪》中《陆放翁诗迹》一条下云:‘予昔客绍兴,曾至禹迹寺访之。寺在东郭门内半里许,内把大禹神像,仅尺余耳。寺之东有桥,俗名罗汉桥,桥额横勒春波二字。’吾家老屋在覆盆桥,距寺才一箭之遥,有时天旱河浅,常须至桥头下船,船户汤小毛即住在罗汉桥北岸,所以那一带都是熟习的地方,……”绍兴的“禹迹寺”对与我倒也没怎么听说过,而寺之东的罗汉桥,桥额横勒春波二字,这桥应是陆游一首七绝所云:“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中的“伤心桥”吧。虽从未到过此桥,但因了那个千年不老的故事,此桥却也深入记忆,且又不仅仅是此桥,放翁钟情于唐婉,“几年离索”终生的隐痛,几十年寻寻觅觅,留下了那些个感天动地,催人泫然泪下的词章,更是字字深入记忆。

       性情中人往往如此,一旦一种情愫被戳动,便会率性而为。

       于是,我穿过马路,一个人缓缓地沿鲁迅路路旁的河沿,朝东南方向漫步,清晨的绍兴街道,没有杭州的那般拥堵,倒也感觉有些个清静,河旁一溜的石板凳上,有三五结伴闲聊和独自一人闲坐的老人。我趋身前往打探,方知这禹迹寺,解放初期外壳还在,就是寺的门面还在,寺前有个近200平米的空地,有些卖吃的小摊。直到1958年大炼钢铁,街道办事处把这残存的禹迹寺彻底地拆掉了。而寺前的罗汉桥,1961年,绍兴又搞了一次填河运动,把罗汉桥下的河都给填上了土, 河填了,桥也没用了,于是罗汉桥也被拆了.再后来,1962年,绍兴发了场大水,水一直淹到城里大街上,政府才知道这河填了还真是个事呀,只好重新派人挖起来.河挖通了又造了现在的这座桥。我记得《禹迹寺》里有这么一段“现在园址早不存,寺已废,桥亦屡改,今所有的圆洞石桥是光绪中新造的,但桥名尚如故,因此放翁诗迹亦遂得以附丽流传下去。我离乡久,有二十年以上不到那里了,去年十二月底偶作小诗数首,其二说及寺与园与桥,其词曰: 禹迹寺前春草生,沈园遗迹欠分明,偶然拄杖桥头望,流水斜阳大有情。”老人们说的情景于文中的倒也有几分吻合。只是光绪中新造的那座“春波桥”至今也荡然无存,只不过这1962年又一次新造的这座桥依然桥名尚如故罢了。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由周老先生《禹迹寺》勾起了我内心深处对沈园的别样情愫。于是我沿着河道向沈园方向漫步,临街的河道,不宽,水亦有些发绿,但还可以行船。岸边的翠绿,清清秀秀,青翠若滴,给视觉以十分柔和之感觉,像水乡女子一般,水乡是盛产柔情的。

      早晨十点左右,我手持40元一张的门票,走进了沈园。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现在的沈园,坐落于鲁迅中路318号。是绍兴市政府,在80年代、90年代及2000年以后,经过几次不断扩充修复,几经恢复,才得以现在宋时“池台极盛”的风采又重现于眼帘。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自已一直都是在心底里对于这样一座拥有着多情与悲情的沈园宫墙,充盈着一种别样的情愫。如今的沈园,与有关史料记载相比,院子要比宋朝初建时缩小好多,沈园形象大致上是一座宋代年间样式,姿态浓郁的江南园林。在我眼中,这座修葺一新的私家园林与江南别处的私家园林亦可谓异曲同工,只是她因了八百年前,沈园深处来了那么一个叫做陆游的宋朝名士,挥墨断墙,祭惦前室,明明白白,如泣如诉:“红酥手,黄藤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一处私人花园,全因为这一个千年不老的故事,一阕催人泪下、传为绝唱的《钗头凤》,而历经如此沧桑岁月,至今仍得以流芳。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我驻足在断砖砌成的壁前,星星点点青苔爬满了那面残壁,两块斑驳若离的黑漆水泥石板并排嵌在壁上,不过,看得出,它属后人仿制。陆游和唐婉的两阕《钗头凤》醒然入目,这斑驳的字迹虽亦属后世人工临摹,但青砖为底,阴文题刻于黑壁之上的《钗头凤》唱合词章,笔锋也见劲道,白色的字体如同翻飞的殇幡,初娶的爱妻后又离异,直到在沈园再度相遇,恋情难忘,又绝望无奈,情愫无限,“错”的是一时放手,“莫”的是无奈绝望,这段辛酸的往事,成为陆游终生的隐痛。更是感人泫然泪下的是,事隔四十年,陆游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心情难以抑制,,便写了一首诗以记此事,诗中小序曰:“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主已三易其主,读之怅然”。诗中如此哀悼唐婉:“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陆游七十五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留下绝句二首:(一)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二)城上斜阳画角衰,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就在陆游去世的前一年,还写诗怀念唐婉,深挚无告的情思,读之恻然: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传说,唐婉见了残壁上的那阕《钗头凤》词后,感慨万端,亦提笔和词一阕。“世情薄,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难”的是再度皓首,“瞒”的是苦楚闲愁。不久,唐婉竟因愁怨而死。唐婉是否写过和词,却一直颇有争议。郭沫若先生在《访沈园》一文中认为,“和词韵调不甚谐,或许是好事者所托。”

细读放翁钟情前室的所有词文,倘若唐婉真有和词,陆游不会只字不提,他带着不可平复的心灵创痛,一次次地重返沈园,一声声地呼唤亡魂,一回回地追念不绝。最终却是“空回首”、“只自伤”、“无人会”,“空吊颓垣墨数行”,很显然,陆游是在苦苦寻觅爱的回音,寻觅之中无法排遣的孤独与苦闷重重堆积在陆游的心底。想到此,我竟又希望那和词的的确确是唐婉所作的了,因为,人已去,且能为心爱的人留下自巳满腹眷念之心意,对陆游多少也是一个宽慰。 

  爱,为什么会能够如此深沉,生死以之,以致在“美人作土”、“红粉成灰”之后的几十年,还让诗人用将枯的血泪吟出“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的断肠诗句?

唐婉是不幸的,且唐婉又是幸福的,毕竟,能在死后六十年里仍然不断被人真心悼念。

当两个生命真心相爱时,他(她)们的心就已经连成一个血脉相通的整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任何外力都无法让他(她)们分开。就像那“断云石”,生死不离……

人间的万事可以消磨殆尽,唯有情爱的清香却永远会历久弥新。

我猛然间醒悟,其实,那对有情人一直就没有离去,他(她)们生死相爱的魂魄一直还在这园子里流连忘返。

走过荷塘,仿佛当年的“惊鸿照影”,沉淀在每一个涟漪里;踏上石桥,仿佛当年的“断云悠梦”,漂浮在每一寸空气中;进入亭轩仿佛当年的“孤鹤哀鸣”,环绕在每一处飞檐下;闭目深嗅,仿佛当年的“题菊枕诗”那屡屡清香散落在每一蓬青草间。有道是:“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纷絮;六曲阑,几多绮思,频抛细雨送黄昏。”

两阕《钗头凤》,情深意切,“离索”之痛,思念之痛,都是血泪凝成的不朽之作。陆、唐二人留下的这朵朵艺术奇葩赋予沈园一种特有的文化情调和魅力。

游走在沈园,重温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情感上也受到一次震撼和洗礼。陆游的一幕幕形象凸显在我的脑海里,陆游的形象更多的是一位“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满怀壮志的爱国诗人,是一位嘱托“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矢志不渝、忠贞坚定的忧国诗人。他赋诗又习武,当官又行医,他的生命结构因多元而坚固。而唐婉,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二人情投意合,感情亲密,一对有情之人最终却在封建制度的压制下,只能留下这两阕诗词相依相伴,直至千年。

沈园,是见证爱情的教科书; 沈园,是爱情永恒的栖息地。当爱情迷茫时,真该去沈园一晤。

走出沈园已是下午三点,满眼,又是匆匆的脚步;满耳,又是喧嚣的噪音…… 我回转头,再朝沈园入口处一望。那“断云”石依旧。 难道,生死不移的爱情只属于沈园?莫!莫!莫!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铁马冰河

背景强调一种国破山河碎的景象,老马头朝北方长啸,体现了陆游的忧国忧民之心和爱国热情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孤村夜雨

陆游一生多次被贬回家。他一边务农,一边写作,也发挥了自己的医技特长,为父老乡亲采药、煎药。雕塑表现了当时陆游的这类生活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原创)走进沈园 - 雨后彩虹 -

 您猜猜看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1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