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磊石斋藏砚》  

2017-02-06 14:55:33|  分类: 心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磊石斋藏砚》 - 淡墨 -

          新年首月,喜获朋友赠送的《磊石斋藏砚》一书。朋友姓金名zemin,笔名:萧敏、墨泉。喜好文学,尤其是古诗词。因工作关系,接触了一批玩砚之人,而后便一发不可收也。玩石藏砚,成其一大兴致,二十余年间,为寻石問踪,肇庆斧柯山(我国四大名砚之首端砚产地)白石村留下了他的足迹;在飞雪潇潇中驾车勇闯甘南(我国四大名砚洮砚产地)洮乡;为松花石三进山海关;为寻觅红丝石几度跋涉青州黑山。赴天津艺术博物馆参观民国徐国昌捐赠的砚藏,走上海博物馆专注观摩大师陈端友的砚展。在北京潘家园、天津沈阳道、南京夫子庙赶“鬼市”,逛地摊、赏古玩,门前的西冷印社更是常客。家中辟有“磊石斋”藏砚几百方。

《磊石斋藏砚》 - 淡墨 -           余与朋友乃同代人,又同事、球友,交往甚好。是日早晨,收到朋友微信,应约去单位赏书、打球。 

  朋友很是讲究,取出书便在环衬上签下赠言落款。余接书在手,顿感满眼古风徐徐。古黄色的封面,一方济源坑鳝鱼黄歙砚非常醒目的摆在左下角。砚堂与砚池中清晰漂亮的鳝鱼黄纹理,显示出石质的优良。该砚余见过,名为《石头记》。雕砚者独具匠心,巧借龙尾山一顽石,用极其简练的刀法,雕琢出一本线装残书《石头记》,唯妙唯俏。封面(砚匣)上斑驳黝黑的石色,仿佛写满了岁月的沧桑。见此砚,不由得想起曹雪芹的一首五言律诗:“爱此一拳石,玲珑出自然。溯源应太古,堕世又何年?有志归完璞,无才去补天。不求邀众赏,潇洒做顽仙。”封面右下角远景高楼矗立、一丝红线系着 “独上高楼”红底金边的条幅,悬挂在封面的右上方。好一个“独上高楼”,山长水阔,四面风景吾独赏。返璞归真,抛开世俗守自我。

《磊石斋藏砚》 - 淡墨 -

         余与石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得追溯至二十多年前的一次随朋友一同去青田。我不玩石,但在那里則被一枚蓝花青田印材上的蓝花极妍所打动,鲜丽的宝蓝色彩,星星点点的分布于浅色石料中,典雅妩媚,漂亮极了。不曾想,那小小的方寸之间,竟然有如此悦目怡情天然之魅力。赏之久久不愿离去,最终于囊中羞涩而不顾,决然解囊,获得此印材,爱不释手。朋友几次相告,此物“水涨船高也”,而在我心里,喜物不问价,喜物不言价,喜物乃无价。

《磊石斋藏砚》 - 淡墨 -

          对与砚和墨,记得小时候写大字曾用过,不过那是个极普通的砚,后来为了省事,干脆省去了磨墨的工序,直接买墨汁使用。

  要说真正认识砚,还是缘于朋友送我的一方歙砚,因为它,我搜阅了一些有关砚的知识,才略知皮毛。

《磊石斋藏砚》 - 淡墨 -

          几年前又随朋友一同去了趟徽州,朋友觅砚石我游览古城摄影。古城内有不少砚石商铺,有些商铺前挂着“歙砚自产自销”的牌子。走进一家店铺,店主还真是个砚雕师,工作台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砚雕刻刀。店主向我们推荐了一块眉纹石,将其放入盛水的盆中,在阳光下,一条条清晰的眉纹映入眼帘。

歙砚的花纹不遑多让,仅仅是被称为“眉纹类”的一类里,就有“美若西施黛眉”的对眉;有“群雁掠湖”的雁湖眉;有“形若枣核”的枣心眉;有“色形似鳝鱼肚”的鳝肚眉;有“春蚓秋蛇”的长眉;有“春蚕卧桑”的短眉;有“凝晖钟瑞”的锦蹙眉;有“斑若虎纹”的虎皮眉;还有阔眉、簇眉、金星眉子等等花纹。我不玩石,也非董砚,但还是被砚石绝美的图像、图纹,艺自天成的瑰丽惊叹不已。

《磊石斋藏砚》 - 淡墨 -

         这些天,余反复赏阅此书,细读一方方砚台材质出处、细品一方方砚石色质纹理,细赏一款款意境各异的雕镂,加之朋友融入情怀的释述与赋诗,“……借问砚价值几许,越琮楚壁余不换。”使得余脑洞大开,再忆陆游《闲居自述》中的“花如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的诗句,忽然明了,石的可人之处在于只要尔心与之交流,便能获得其深邃的内涵和脉脉情思,且能令尔心起涟漪。

《磊石斋藏砚》 - 淡墨 -

         石乃大自然的造物,虽无语,但沧桑的岁月却在它身上留下了耐人寻味的痕迹和鲜明的特点。其中所蕴含的意境与亘古自然之美是任何别的艺术品所无法替代的。它独特的个性和傲然的品质,彰显着不屈和坚韧,因其具有古朴典雅、表里如一、色性稳定、不变不脱、持久永恒、常艳常新的特性,余深深感到,石更像是无言的先生与朋友,可以与之相伴一生。

《磊石斋藏砚》 - 淡墨 -

          单就赏石,其中包络了赏石人对于石资源分布及地质等情况的了解,对于文学的研究,对于美学理论的学习,对于绘画原理的理解和古今诗词歌赋,将其融贯于心之后,与石对眸,尔能感觉得到它似乎在呼吸,在活着,灵气蕴藉。在一代又一代的流传中形成包浆:“一种古朴的气度”仿佛入了禅境。于是,它就超越了时代,不再受流俗左右,卓尔不群,从而越看越耐看。而较之砚,则选坚润之石,再融入雕砚者匠心独具,巧妙的运用石头的形状、颜色、纹理走势。汲石之灵魂于吾之意境,既石之灵气,心之制也。在石料与雕刻技艺上参悟因革,以诗赋之、以歌咏之、以画绘之、以文论之,将其真正的美感表达出来。

我不玩石,也非董砚,却也足实被这玩石藏砚熏陶了一把。

                     于丁酉年正月初十 杭州


附朋友回答

《答淡墨论石》

昨晌豪饮酒未消

细赏博文月上梢

谈石论砚文笔秒

引诗作赋才情高

石不能言知音少

无怪微友多称道

高楼独上极目远

淡墨一笔领风骚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