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中国古都行之二)倚媚香楼俯眺秦淮河-遐思万千  

2017-06-27 17:05:26|  分类: 中国古都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古都行之二)媚香楼上望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中国古都行之二)媚香楼上望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最早知晓“秦淮”是从杜牧的诗中“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而对秦淮河的神往,却源于阅读了两篇同题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一九二三年八月的一晚,朱自清与俞平伯两人,一同雇了一只“七板子”游秦淮河。

  “七板子”从夫子庙荡过利沙桥,再荡过东关头,荡出大中桥……,小小画舫,载着两位浙江籍诗人, 在桨声灯影里领略那秦淮河的滋味。

      “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看起来厚而不腻,或者是六朝金粉所凝么?”“河上妆成一抹胭脂的薄媚。是被青溪的姊妹们所薰染的吗?还是匀得她们脸上的残脂呢?”

在同一个月夜里,从两位先生细腻而深秀、细腻而委婉的文字里,闻到了秦淮河流淌着的缠绵里,含有眷恋悱恻的气息;闻到了秦淮河流淌着的缠绵里,含蕴着温煦浓郁的氛围。从两位先生的“桨声灯影”里看见了秦淮河的温润、雅致和美丽。不禁心驰神往兮!

(中国古都行之二)媚香楼上望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提及秦淮河, 必定牵绊着秦淮河畔的八位才艺名伎。在明末清初文人余怀的笔记《板桥杂记》里分别写了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六人。后人又加入柳如是、陈圆圆。

清初诗人、戏曲作家,孔尚任采取证实求信的原则,历经十余年,三移稿本,写出了传奇历史剧剧本《桃花扇》。《桃花扇》何奇乎?妓女之扇也,荡子之题也,游客之画也,皆事之鄙焉者也;为悦己容,甘剺面以誓志,亦事之细焉者也;伊其相谑,借血点而染花,亦事之轻焉者也;私物表情,密缄寄信,又事之猥亵而不足道者也。

 《桃花扇》何奇乎?其不奇而奇者,扇面之桃花也;桃花者,美人之血痕也;血痕者,守贞待字,碎首淋漓不肯辱于权奸者也;权奸者,魏阉之余孽也;余孽者,进声色,罗货利,结党复仇,隳三百年之帝基者也。帝基不存,权奸安在?惟美人之血痕,扇面之桃花,啧啧在口,历历在目,此则事之不奇而奇,不必传而可传者也。人面耶?桃花耶?虽历千百春,艳红相映。问种桃之道士,且不知归何处矣!此文乃孔尚任为《桃花扇》写的小识(小记),作于1708年(康熙四十七年)。表达了作者对《桃花扇》故事中的李香君的“不肯辱于权奸”的敬仰之情。

孔尚任在他的《桃花扇·凡例》中说:“朝政得失,文人聚散,皆确考时地,全无假借。至于儿女钟情,宾客解嘲,虽稍有点染,亦非乌有子虚之比。

    《桃花扇》小识中妓女指李香君。此趟秦淮河之游,从夫子庙到李香君故居陈列馆,也只有几分钟的路程,过了“文德桥”便是了。

(中国古都行之二)倚媚香楼俯眺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初御富平车。青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

(中国古都行之二)倚媚香楼俯眺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位于钞库街中段的媚香楼,现为大石坝街150号,一座青砖小瓦,马头墙小楼,座南朝北,三进两院,面临美食街,背依秦淮河,回廊挂落,花格窗,典型的江南民居风格。前院是展室,后院为两层木楼。(中国古都行之二)媚香楼上望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走上楼梯,李香君会客室中有古琴,有字画,在她的卧室中有陈旧的雕花床。没有其他游人,很是安静。      

(中国古都行之二)媚香楼上望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此地是否真实历史的李香君住所,不得而知。一楼有个通往“水门”的通道,下去探视了一下,已经被堵住,无法踏入河岸。

(中国古都行之二)倚媚香楼俯眺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我想古代秦淮河边的酒家一定都有“水门”的,否则“夜泊秦淮近酒家”,“近”哪有不“进”的呢?“水门”便是进得酒家的通道吧?

(中国古都行之二)媚香楼上望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说起“文德桥”倒也有趣,传说农历十一月十五子夜12时,满月正好在文德桥正顶上。如果站在文德桥上可以看到桥两侧的河水中各有半个月亮。所以有 “文德分月”这一说。或许这文德桥的妙处在于它特定的位置和结构,恰恰修在了日晷子午线上吧?传说有一年农历十一月十五日的夜晚,唐代大诗人酒仙李白来附近酒楼饮酒赋诗,经过文德桥时,正皓月当空,银辉泻地。突然,他发现月亮掉在水里,河水一动,洁白的月影上就添了几条黑纹。李太白这时喝得醉醺醺的,只当是月亮给河水弄脏了。他靴子也顾不得脱,张开双手就跳下桥去捞月亮。谁知这一跳,月亮没捞着,却把水里的月亮震破了,顿时分成了两半儿。——故事就这样传下来了。

此刻,我忽然想起著名诗人闻一多根据李白投水捞月的故事创作的长篇叙事诗《李白之死》“ ……啊!月呀!可望而不可即的明月!当我看你看得正出神的时节,我只觉得你那不可思议的美艳,已经把我全身溶化成水质一团。然后你那提挈海潮底全副的神力,把我也吸起,浮向开遍水钻花的碧玉的草场上;这时我肩上忽展开一双翅膀,越张越大,在空中徘徊, 如同一只大鹏浮游于八极之表。……”“……月儿初还在池下丝丝柳影后窥看, 象沐罢的美人在玻璃窗口晾发一般; 于今却已姗姗移步出来,来到了池西; 夜颸底私语不知说破了什么消息, 池波一皱,又惹动了伊娴静的微笑。……”清丽幽美的文笔,将李白爱月及明月于水中迷人的景色作了生动的描述。酒与月,是李白一生须臾不曾离开的最忠实的伴侣,无论他走到哪里,身处何方,总会留下有关美酒与明月的兴会淋漓之作。"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可见李白爱月非同一般之情也!

(中国古都行之二)倚媚香楼俯眺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文德桥始建明朝万历年间,名字取自“文德以昭天下”之意,最初为石墩木架桥,后改为浮桥,浮桥被毁后又建成石桥,清朝咸丰年间毁于战乱,同治年间又复建木桥,1987年改建成青石面桥。

文德桥北岸是江南贡院,圣贤之地。明清时期,夫子庙一带为科举重地,每有赶考学子聚集苦读;六如居士唐伯虎、《西游记》作者吴承恩、“难得糊涂”郑板桥、《儒林外史》作者吴敬梓、清代散文家方苞、清代诗人袁枚等历史名人都在此参与乡试过。南岸的大石坝街则是名冠江南的酒肆妓馆如云之地,但通晓音律诗词、丝竹琵琶,才色双绝、知情晓义、侠骨柔肠的秦淮佳丽也不胜其数。才女烈性,或悲或痴。钱谦益与柳如是,侯方域与李香君,冒辟疆与董小宛……正统的儒家文化与特殊的封建女性文化,很有意思地在一座桥的两边相遇,交汇、碰撞、熏染,对文德桥来说,是幸还是不幸,令人玩味!

冒氏在《和书云先生已巳夏寓桃叶渡口即事感怀原韵》一词中回忆自己年青时的“秦淮风流”往事时说:“寒秀斋深远黛楼,十年酣卧此芳游。媚行烟视花难想,艳坐香熏月亦愁。朱雀销魂迷岁祀,青溪绝代尽荒丘。名嬴薄幸忘前梦,何处从君说起头。”我想,文德桥的每一个桥墩、每一寸桥面中,无不埋藏介事,而这些,比一本满纸空泛道德文章的书更有启迪、警示人心的力量。无论如何,它是很难得的见识者与记录者。

(中国古都行之二)倚媚香楼俯眺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天色渐暗,夫子庙泮池前大照壁的双龙戏珠灯彩亮起。观光的游客南腔北调地络绎不绝,更像是赶庙会的感觉。我挤在桥栏边匆匆拍了几张照片,便打道回了酒店。可惜了没能赏到“淡淡的月”,“六朝笙歌”被喇叭里的流行歌曲替代了。游艇几乎都是机动的,突突地在河中来回穿梭。当然也就没有赏到“河上妆成一抹胭脂的薄媚。”的景致了。

秦淮河畔似乎多了些喧哗与热闹,少了些许温润和雅致。或许那些个吴侬软语,缠绵悱恻,丝竹声声,烛光幽幽,都已经收进了唐诗宋词里去了。

(中国古都行之二)倚媚香楼俯眺秦淮河-遐思万千 - 淡墨 -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